写淫赋、嫖娼闹出事来,他却得到那么多人尊重

  原标题:写淫赋、嫖娼闹出事来,他却得到那么多人尊重?

  在民国时代的文化圈,因为狎妓,也曾闹出不少绯闻,但似乎少有因之而伤人的。说起来,影响比较大的当属陈独秀的“抓伤妓女下体”事件。

  

  陈独秀的名气大呀,在进入北大之前,就因为创办新青年杂志和发表一系列文章来大力推动新文化、新思潮的发展而扬名于寰宇。

 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,被蔡元培三顾茅庐请进北大后,发生了一系列不愉快。

  

  陈独秀,思想曰新,私生活却和当时士人并无二类。当时名闻一时的八大胡同,遍迹都是名人的风花之事。陈独秀常常流连此间。风传,陈独秀为此作《乳赋》曰:乳者,奶也。妇人胸前之物,其数为二,左右称之。发于豆蔻,成于二八。白昼伏蛰,夜展光华。曰咪咪,曰波波,曰双峰,曰花房。从来美人必争地,自古英雄温柔乡……奇闻如此,其行可鉴。

  而在北大,这一举动在蔡元培当了校长之后,树立了相应的规矩而逐渐变得隐匿。

  

  1919年3月26日夜,北大四位校董开会,具体内容已经模糊不清,但决议结果是明确的:改组北大“学长制”为“教务长制”的方式,免去了陈独秀的北大文科学长职务,改设教务长。校方给陈独秀批假一年,让他于下学期开一堂宋史新课。

  这件事的起因正是当时报章风传的陈独秀嫖娼时与人争风吃醋,以至于“抓伤某妓下部”。这绝对是丑事,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此事。但,嫖妓的事应该是存在的。当时的北大,理科学长夏元瑮也同时身陷嫖娼门,辜鸿铭、刘半农、邓之诚纳妾也众所周知,却独独陈独秀成了靶子,这就和陈两年多来的“细行不检”有关。这里用同是北大教员的梁漱溟的话解释再合适不过了:陈这个人平时细行不检,说话不讲方式,直来直去,很不客气,经常得罪人,校内外都有反对他的人。

  

  虽然在小小的北大,陈独秀没了市场,但嫖娼事件对他没有任何坏的影响。就在这事发生不久,孙文、陈炯明等人领导的广东政府筹办的西南大学,盛情邀请陈独秀为筹办员,陈因故未去。在当年6月,他因散发传单被政府逮捕,各界名流发声援助,在当年9月即将其放出。社会民众将“一个最干净的健将”、“我们的光明”、“救济人类的福星”、“思想界的明星”等等赞誉、溢美之词纷至沓来送给他。

0
打赏(暂停功能)